首页 > 专家推荐 > 黑彩出款好慢·杨绛:女儿是我最好的作品

黑彩出款好慢·杨绛:女儿是我最好的作品
2020-01-11 17:34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评论:2851 点击:2851

文︱杨绛杨绛,是我国著名翻译家、文学家、戏剧家,也是中国最后一位被尊称“先生”的女性。杨绛先生的主要作品有《洗澡》《干校六记》《我们仨》和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译有《堂吉诃德》《小癞子》等。前天是杨绛先生逝世两周年,我们整理了先生的部分语录,以作怀念。——摘自《文汇报·笔会》笔谈教育方法女儿是我最好的作品如何降伏小朋友个性是天生的,到老不变。

黑彩出款好慢·杨绛:女儿是我最好的作品

黑彩出款好慢,文︱杨绛

杨绛,是我国著名翻译家、文学家、戏剧家,也是中国最后一位被尊称“先生”的女性。

她生于乱世,却怀一颗与世无争的心,她跨越了一个多世纪,一路走来从容而坦然。历经人生的起起落落,历经战火、疾病、生离死别,依旧能够平静、充实又不卑不亢地生活。

杨绛先生的主要作品有《洗澡》《干校六记》《我们仨》和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译有《堂吉诃德》《小癞子》等。她还亲手整理钱锺书先生的遗著,先后出版了《钱锺书集》《钱锺书手稿集》等。

世人把她的一生称为“传奇”,而她只是认为“没有虚度此生”而已。前天是杨绛先生逝世两周年,我们整理了先生的部分语录,以作怀念。

与钱钟书的相处

没有生离,只有死别

杨绛评钱锺书《围城》

1989年导演黄蜀芹要把他的《围城》搬上银幕,来我家讨论如何突出主题,我觉得应表达《围城》的主要内涵,立即写了两句话给她,那就是:

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,

城外的人想冲进去。

对婚姻也罢,职业也罢。

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。

意思是“围城”的含义,不仅指方鸿渐的婚姻,更泛指人性中某些可悲的因素,就是对自己处境的不满。钱锺书很赞同我的概括和解析,觉得这个关键词“实获我心”。

——摘自《文汇报·笔会》笔谈

门当户对并不重要

我是一位老人,净说些老话。对于时代,我是落伍者,没有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。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,想提醒年轻的朋友,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,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,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吸引、支持和鼓励,两情相悦。

我以为,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,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,也该是能做得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。门当户对及其他,并不重要。

——摘自《文汇报·笔会》笔谈

这种爱不是盲目,而是理解

抗战时期,生活艰难,从大小姐到老妈子,对我来说,角色变化而已,很自然,并不感觉委屈。为什么,因为爱,出于对丈夫的爱。我爱丈夫,胜过自己。我了解钱锺书的价值,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,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、创造力而牺牲自己。这种爱不是盲目的,是理解,理解愈深,感情愈好。相互理解,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。

我成名比钱钟书早,我写的几个剧本被搬上舞台后,他在文化圈里被人介绍为“杨绛的丈夫”。但我把钱钟书看得比自己重要,比自己有价值。我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,能够和《围城》比吗?所以,当他说想写一部长篇小说时,我不仅赞成,还很高兴。我要他减少教课钟点,致力写作。为节省开销,我辞掉女佣,心甘情愿地做“灶下婢”。

——摘自《我们仨》

钱锺书并不骄傲

钱锺书只是博学、自信,并不骄傲,我为什么非要承认他骄傲不可呢?

钱锺书的博学是公认的,当代学者有几人能相比的吗?

解放前曾任故宫博物院领导的徐森玉老人曾对我说,如默存者“二百年三百年一见”。

美国哈佛大学英美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哈里·莱文(harrylevin)著作等身,是享誉西方学坛的名家,莱文的高傲也是有名的,对慕名选他课的学生,他挑剔、拒绝,理由是“你已有幸选过我一门课啦,应当让让别人……”。就是这个高傲的人,与钱锺书会见谈学后回去,闷闷冒出一句:“我自惭形秽!”(i'mhumbled!)陪同的朱虹女士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所知道的一切,他都在行。可是他还有一个世界,而那个世界我一无所知。”

——摘自《文汇报·笔会》笔谈

教育方法

女儿是我最好的作品

如何降伏小朋友

个性是天生的,到老不变。有修养的人可以约束自己。

可是天生的急性子不能约束成慢性子;慢性子也不能修养成急性子。婴儿初生,啼声里就带出他的个性。急性子哭声躁急,慢性子哭声悠缓。

从生到死,个性不变。

我曾当过三年小学教员,专教初小一、二年级。我的学生都是穷人家孩子,很野,也很难管。我发现小学生像《太平广记》《夷坚志》等神怪小说里的精怪,叫出他的名字,他就降服了。如称“小朋友”,他觉得与他无关。我教过三、四班的新生,从未见到个性相同的学生。

——摘自《走到人生边上》

好的教育要启发人的学习兴趣

我体会,“好的教育”首先是启发人的学习兴趣和学习的自觉性,培养人的上进心,引导人们好学和不断完善自己。要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受教育,让他们潜移默化。这方面榜样的作用很重要,言传不如身教。

我自己就是受父母师长的影响,由淘气转向好学的。小时候,看爸爸说话入情入理,出口成章,《申报》评论一篇接一篇,浩气冲天,掷地有声。我佩服又好奇,请教秘诀,爸爸说:“哪有什么秘诀?多读书,读好书罢了。”妈妈操劳一家大小衣食住用,得空总要翻翻古典文学和现代小说,读得津津有味。我学他们的样,找父亲藏书来读,果然有趣,从此“好读书,读好书”入迷。

——摘自《文汇报·笔会》笔谈

对女儿言传身教

我不懂现代教育,对女儿钱瑗,所用的教育也只是言传身教。

我们仨,却不止三人。每个人摇身一变,可变成好几个人……阿瑗长大了,会照顾我,像姐姐;会陪我,像妹妹;会管我,想妈妈。阿瑗常说:“我和爸爸最哥们儿,我们是妈妈的两个小顽童,爸爸还不配做我的哥哥,只配做弟弟。”我又变成最大的,锺书是我们的老师。我和阿瑗都是好学生……

我们对女儿钱瑗,也从不训示。她见我和锺书嗜读,也猴儿学人,照模照样拿本书来读,居然渐渐入道。她学外文,有个很难的单词,翻了三部词典也未查着,跑来问爸爸,锺书不告诉,让她自己继续查,查到第五部辞典果然找着。

——摘自《我们仨》

我们与世无争、与人无争

但是,尽管这么说,我却觉得我这一生并不空虚;我活得很充实,也很有意思,因为有我们仨。也可说:我们仨都没有虚度此生,因为是我们仨。

“我们仨”其实是最平凡不过的。谁家没有夫妻子女呢?至少有夫妻二人,添上子女,就成了我们三个或四个五个不等。只不过各家各个样儿罢了。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

人间也没有永远。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。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

我们这个家,很朴素;我们三个人,很单纯。我们与世无求,与人无争,只求相聚在一起,相守在一起,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。碰到困难,我们一同承担,困难就不复困难;我们相伴相助,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,都能变得甜润。我们稍有一点快乐,也会变得非常快乐。

——摘自《我们仨》

处世哲学

身处卑微,方能看到世态真相

含忍是为了自由

细细想来,我这也忍,那也忍,无非为了保持内心的自由,内心的平静。你骂我,我一笑置之。你打我,我决不还手。若你拿了刀子要杀我,我会说:“你我有什么深仇大恨,要为我当杀人犯呢?我哪里碍了你的道儿呢?”

所以含忍是保自己的盔甲,抵御侵犯的盾牌。我穿了“隐身衣”,别人看不见我,我却看得见别人,我甘心当个“零”,人家不把我当个东西,我正好可以把看不起我的人看个透。

这样,我就可以追求自由,张扬个性。所以我说,含忍和自由是辩证的统一。含忍是为了自由,要求自由得要学会含忍。

——摘自《走在人生边上》

谁做得了主?

我们思考问题,不能轻心大意地肯定,也不能逢到疑惑就轻心大意地否定。这样,我们就失去思考的能力,走入迷宫,在迷茫中怀疑、失望而绝望了。

每个人如回顾自己一生的经历,会看到某事错了,某事不该的。但当时或是出于私心,或是出于无知,或虚荣,或骄矜等等,于是做了不该做的事,或该做的没做,犯了种种错误。而事情已成过去。灵性良心事后负疚抱愧,已追悔莫及。当时却是不由自主。

我曾读过伯格森的《时间与自由意志》。读时想必半懂不懂,所以全书的内容和结论全都忘了,只记得一句时常萦回心头的话:人在当时处境中,像旋涡中的一片落叶或枯草,身不由己。

不错啊,人做得了主吗?

——摘自《走在人生边上》

了解自己,不是容易

了解自己,不是容易。头脑里的智力是很狡猾的,会找出种种歪理来支持自身的私欲。得对自己毫无偏爱,像侦探侦察嫌疑犯那么窥伺自己,在自己毫无防备、毫无掩饰的时候——例如在梦中、在醉中、在将睡未睡的胡思乱想中,或心满意足、得意忘形时,捉住自己平时不愿或不敢承认的私心杂愿。

在这种境界,有诚意摆正自己的心而不自欺的,会憬然警觉:“啊!我自以为没这种想头了,原来是我没有看透自己!”一个人如果能看明自己是自欺欺人,就老实了,就不偏护自己了。

——摘自《走在人生边上》

我的自问自答,只可以到此为止了

我站在人生边上,向后看,是要探索人生的价值。人活一辈子,锻炼了一辈子,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成绩。能有成绩,就不是虚生此世了。向前看呢,再往前去就离开人世了。灵魂既然不死,就和灵魂自称的“我”,还在一处呢。

这个世界好比一座大熔炉,烧炼出一批又一批品质不同而且和原先的品质也不相同的灵魂。有关这些灵魂的问题,我能知道什么?我只能胡思乱想罢了。我无从问起,也无从回答。孔子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“不知为不知”,我的自问自答,只可以到此为止了。

——摘自《走在人生边上》

“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,快乐总夹杂着烦恼和忧虑。”当家人相继离世后,杨绛一笔一笔写下人生最温暖的时光,92岁那年写出了《我们仨》,书中的钱锺书、阿圆有多讨喜,回忆的时光有多温馨欢愉,她的思念就有多痛苦。

杨绛曾说: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,但我很清楚我快‘回家’了,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。”

2016年5月25日,先生终于结束了孤独的寻觅,踏上归途,享年105岁。

你们仨终于团聚了,再也不会失散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海南计划2030年前实现全岛使用新能源汽车
下一篇:好样的,江干交警!遇到紧急情况,交警秒变救护人员